叶叶本命

伸手抚平了刚铺好的床单,那双手皮肤白皙,十指修长,骨节虽分明但并不突出,此时若有手控在场定会将按下快门的手速飙到网游职业级的水准。

  收回手,叶修直起腰,四下环顾着,这个他十几年未住的房间里,除了书桌上多了一台高配的电脑并没有多大的改变。自己回家,也未提前向家里说,毕竟要加紧备战总决赛,一打完就躲回来了嘛。可用手轻揩了一下书桌的桌面,玉白的指尖上没有留下一丝污迹,当即心下一暖。“啊,怎么眼眶一周也温热了啊,真是。。。。。。”

  定定的在床边站了一会儿,等心中那丝丝缕缕的愧疚之感随着微红的眼眶消下了一些,叶修像没了骨头一样向后倒去,整个人倒在了刚刚铺好的床上。待闭上了眼,被多年未回家而升起的愧疚温暖的情感冲散的征战荣耀时的记忆便翻涌起来,那可是他挥洒了十年热血的地方啊。

  不过为什么脑海中的画面不过几张就会出现韩文清那张钱包脸,有的转瞬即逝,有的则挥之不去,最后画面定格在九年前“一叶知秋,打一场吗?”平淡朴实的语言配上拳法家坚毅的如刀削般的面孔,热血瞬时间翻涌“成啊”他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么回答的。  

  “混蛋哥哥,起床吃晚饭了。”  叶修睁开眼,模糊间似乎看到了一张放大版的和自己几乎一样的脸,伸手揉了揉眼睛,一边缓缓坐起来,一边说道:“笨蛋弟弟,真是没大没小的。”说完也不顾叶秋炸毛的表情,穿上家居拖鞋就出了房门,一只脚刚踏到下楼的楼梯上,就又被弟弟拉回了房间,顺便甩了一包衣服在他床上“换上了再下去,家里有客人。”说完就丢下叶修抢先一步下楼去了。

  叶修站在房门口,无语的看着叶秋下去时那有些别扭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笨蛋弟弟果然还是笨蛋弟弟。

  

走回房间,打开叶秋甩在床上的那包衣服,伸手一拎“哟,还是一件高级定制的西装”叶修关上房门,对着房间里的镜子照了一下,一身新兴战队的队服,挺合身的没问题啊,怎么要换上西装啊。

  奈何老头子的话不能不听,只得乖乖褪下身上的衣物。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白皙嫩滑,似乎是被空调吹出的冷风刺激到了,泛着淡淡的粉红。修长的手指钩过一件衬衫,将扣子从下往上逐粒扣好,薄薄的腹肌被白色覆盖,深陷诱人的锁骨也被遮掩,只剩一段修长的脖颈还裸露在空气中。套上西装裤,抽出一根皮带将白衬衫牢牢地锢在西装裤内,这一勒,叶修精瘦的腰身一下子展露无遗。

  就在叶修纠结要不要穿上西装外套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来了。”说着叶修拉开了房门,随即就怔了怔,浓黑似箭的眉毛,深邃的眼,刀削似的鼻梁,以及紧抿的薄唇,这可不就是韩文清么。

  “老韩,你怎么在这啊?”叶修眉毛一挑。“还有,老韩你这西装穿的像个保镖啊。”韩文清没理叶修的垃圾话,紧抿的薄唇终于张开:“伯父让我上来叫你快点。”说完也不等叶修拒绝,拉着叶修的手就想将他拉到楼下去。

  “诶,老韩,咱两大男人这么拉拉扯扯不好吧。”说着就伸手去掰韩文清的手。试问窝在电脑前缺乏锻炼的叶修怎么会是经常锻炼的韩文清的对手呢?叶修只得回身关上房门,任由韩文清拉着下去了。在他转身关房门的时候,自然错过了韩文清耳朵上的一抹可疑的红晕。“他穿白衬衫的样子或许还不错?”